快手成年版本

寥寥数笔,就将一个书香气息浓厚的才子和一位优雅羞怯的佳人给描绘的淋漓尽致。一个女子为爱勇敢,也为爱踟蹰,她想推门,但是细碎的脚步却是因心中的忐忑,就算是如此心细的女子,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也会有这种举动。

月光下,这种门里门外的才子佳人,一个潜心在临摹,一个想进又不好意思进,这种如此唯美的气氛,真是让人心醉。

尤其是用细碎的脚步声,来表达佳人内心的心思,将这种无形的东西写的具体可感,生动形象。

无论多么精妙的书法,我都能轻易的把它拓写下来,但是对于你的美,我却迟迟不敢下笔,你的美,就算是最美的书法都无法传达出万一。

因为佳人的美是动态的,一笑一颦,一皱眉,一嘟嘴,这都是无法用书法为之定格。

书法的气质,是要让人去感觉的,而佳人的美,更是如此。

将佳人的美和书法的美对比着来写,极具古典气息,古人亦是如此。

这种遣词造句的能力,令人不由得拍案叫绝。

“牧笛横吹,黄酒小菜又几碟。

夕阳余晖,如你的羞怯似醉。

摹本易写,而墨香不退与你共留余味。

一行朱砂,到底圈了谁。”

在花园蕾丝裙美女梦幻唯美写真

唱这一段的时候,李正素微微的偏头,看了一眼正在吹笛的裴琰之,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台下的观众们也都被李正素这美妙的嗓音和裴琰之的笛子声陶醉的摇头晃脑,一副迷醉的感觉。

这首歌承继了裴琰之一贯的华夏风的感觉,如诗如画的歌词,为大家勾勒出了一副绝美的画面,黄酒小菜,牧笛横吹,夕阳余晖照在佳人的脸上,羞怯的佳人还没有饮酒,就好像已经醉了。

忽然,张青山手中的弓弦一抖,胡琴的声音变得高了一个调门,裴琰之的笛声也是变得尖厉了起来。

“无关风月,我题序等你回。

悬笔一绝,那岸边浪千叠。

情字何解,怎落笔都不对。

而我独缺,你一生的了解。”

一句“无关风月”,让整首歌曲的气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浓厚的悲凉气氛被胡琴和笛声营造了出来。

“无关风月”这个典故来自于欧阳修的《玉楼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一种浓浓的无奈和苍凉感被李正素唱得是恰到好处。

我题序等你回,这是一种多么小心翼翼的情感啊。

放到今天,就像是你鼓起勇气给女神发了一条微信,然后就在那里拿着手机心如火烧的等待对方的回应。

怎落笔都不对,谁没有这种经历呢,写了一长段微信准备发过去,但是忽然觉得不合适,全都给删了,然后只回过去两个字,“好吧”!

主要就是因为,我对你根本就不了解,所以我才会如此的狼狈。

裴琰之如此写歌,让人们都深切的感觉到了古典文化和现代爱情的一种结合,非常的贴合大家的心态。

“弹指岁月,倾城顷刻间烟灭。

青石板街,回眸一笑你婉约。

恨了没,你摇头轻叹谁让你蹙秀眉。

而深闺,徒留胭脂味。”

伴随着悠悠的笛声,胡琴的声音也是降了下来,静静的听着,看着,想着。

岁月如同白驹过隙一般,你那倾城的容颜也抵挡不过岁月的侵蚀,重新走过青石板街,你那醉人的回眸一笑还是那么的婉约。

你在恨着谁,我想要了解,但是你总是摇头轻叹,若是没有,那么又是谁让你蹙着眉。

而如今,你的深闺,已经物是人非,只留下你当年的胭脂味久久不能散去。

这种让人醉心的歌词,将岁月的流逝,爱情的烂漫描绘的极为传神。

“人雁南飞,转身一瞥你噙泪。

掬一把月,手揽回忆怎么睡。

又怎么会,心事密缝绣花鞋针针怨怼。

若花怨蝶,你会怨着谁。”

人雁南飞,这是在暗喻当初王羲之所在的时代,正是衣冠南渡之际,佳人留在北方,黯然神伤。

掬一把月,手揽回忆怎么睡,这一句堪称经典,这样的相思之情,简直已经写到了极致,想你想的我只能在水中捞起一把明月,来寄托我的相思。

早知如此,我怎么会将心事缝在心中而不告知与你。

如果花去怨着蝴蝶,这份怨也许是爱的意思吧,那么你会怨着谁呢?

这一段词,将相思之苦彻底道尽。

“无关风月,我题序等你回。

手书无愧,无惧人间是非。

雨打蕉叶,又潇潇了几夜。

我等春雷,来提醒你爱谁。”

最后一段,李正素唱的也是肝肠寸断,这种让人心碎的歌词让她也是感触极深。

自古相思最难耐。

曾经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在一次十年之后的同学聚会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趁着酒兴,冲一个当初自己暗恋的女人说道,“知道吗,当初我暗恋你,每次上课之后,我都会故意去你那,让你给我讲题,哈哈,估计你都不知道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哈哈大笑,这种青涩的爱情,现在说说,倒是有几分调侃的意思。

不过那个女人幽幽的说道,“那你知道为什么我每次下课之后,都不出去玩吗?”

一时间,整个酒桌上都安静了下来,那个男人默默的将杯中酒饮下,刚才还觉得这酒不错,但是现在好像黄连一般。

也许真要等到那一声震耳欲聋的春雷声,才能让你敢有勇气喊出那句“我爱你”,但是声音却被雷声遮住了。

如泣如诉的胡琴声伴随着幽幽的笛声,将大家的思绪带回到了现场。

有些人感觉自己的脸上好像有些潮湿,不由得摸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满脸的热泪了。

“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李正素最后用韵味十足的念白当做了结尾。

台下的观众全都起立,疯狂的鼓掌叫好,为李正素的精彩演出致敬。

裴琰之笑着说道,“师姐的表演真的是绝了,幸亏您没有来音乐圈发展,要不然,别人都没路可走了!”

一番话,将所有人有些低落的情绪一下子给挑了起来,大家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正素微微一笑,说道,“主要还是你的歌写的好,你也是用心了,真不知道你小子的脑袋是怎么长的,这么好的词都能写的出来,不知道还以为你都已经七老八十了,经历多么丰富呢!”

裴琰之哈哈一笑,说道,“这只能说明我是个天才啊!”

看着“恬不知耻”的裴琰之,大家也是报以了“咦——”的起哄声。

裴琰之不满意的说道,“干什么呢,都是我请来的人,怎么还拆我的台呢,还想不想要工钱了!”

李正素抿嘴一笑,说道,“怎么着,这都是你请来的托吗?”

裴琰之一副“说漏嘴”的样子,摆了摆手,说道,“没那么多,也就一半吧!”

李正素也是最佳捧哏,问道,“那另一半呢?”

裴琰之一脸矜持的说道,“都是我们家亲戚!”

“哈哈哈——”

“这个裴琰之,一张嘴就是包袱,他不应该唱戏,应该去德正社说相声去!”

“谁说不是呢,本来一直以为裴琰之是一个如玉君子,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如玉‘逗比’!”

“男人嘛,当然都是‘逗比’了,难道还是‘捣蛋’不成!”

“我去,说着说着就开车了!”

“他们在说什么啊,什么‘逗比’“捣蛋”啊!”

“没什么,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你快下车吧!”

……

裴琰之一脸赞叹的说道,“师姐刚才这一首歌唱的是真的太好了,虽然是我写的,但是没想到师姐能够演绎的这么完美,真不愧是大家心目中的女神啊!”

来自京城梦想传媒董事长办公室的一声冷哼,让某个“逗比”直想抽嘴巴。

李正素笑着说道,“琰之,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忽然被李正素这么说,裴琰之也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赶紧谦虚的说道,“师姐言重了!”

李正素微微摇头,轻声说道,“记得最早的时候,咱们第一次正式打交道,应该就是那首《梨花颂》了,当时我对你的感官确实一般,我觉得你这所谓的戏腔,就是在哗众取宠,不务正业,你当时已经拜了韩先生为师了,但是你一直还在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那个时候我是看不惯你的!”

台下的观众也是纷纷的起哄,哎呀,太难得了,李正素打压师弟,石锤了。

裴琰之也是哈哈一笑,没想到当初李正素对自己的感官如此的不好。

李正素也是抿嘴一笑,说道,“尤其是在你把《梨花颂》给我改编了之后,我对你的感官就更差了,当初我跟师父一起在看那个节目,我当时就对你口诛笔伐了起来!说你这个不是正道,说你太过于偏激,反正没说你一句好话,这个师父可以作证!”

这个时候镜头直接给到了正在台下观看节目的梅文玖大师,听到这话,梅大师也是非常开心的笑了笑,冲着镜头竖了个大拇指,一副老顽童的模样,让大家也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太爷爷,你这个表情好有趣哦,对了,当时我素素姑姑真的因为这个事骂了琰之哥哥吗?”梅华颖看着电视,问道。

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称呼,梅文玖也是一脸的无奈,李正素和裴琰之都是自己的徒弟,算是这个小丫头的师爷爷这个辈分了,这下可好,一个素素姑姑,一个琰之哥哥,辈分都给搞得乱七八糟的。

梅文玖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还好吧,骂到谈不上,只不过确实没说什么好话!”

梅华颖则是皱了皱鼻子,说道,“素素姑姑真是的,琰之哥哥当初给我改歌,那可是我千辛万苦去求到的,人家琰之哥哥要不是看着太爷爷的面子,才懒得搭理我呢!”

梅文玖看着一脸娇憨的梅华颖,不由得微微一笑,看向电视里,自己这两个得意门生,脸上也是露出了自傲的表情。

电视里的裴琰之一脸的苦笑,说道,“原来最开始我在师父和师姐的眼里这么的不堪啊!”

李正素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我的看法,师父当初对你的态度可是说是不褒不贬吧,师父当初说,咱们俩属于都是为了京剧而努力,不过走的路不一样而已,现在看来,师父果然是师父,咱们所做的事情,殊途同归罢了!”

裴琰之笑着说道,“那当然了,咱们师父走过的路比我们吃过的盐都咸!”

猝不及防的段子,直接闪了所有人的腰,手里的方向盘全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李正素也是老江湖了,闻言微微皱眉,一脸不解的问道,“什么叫师父走过的路比吃过的盐还咸,那到底是盐咸,还是师父的脚咸呢?”

女神也逗比。

李正素的反应让所有人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都直不起腰了,这是什么鬼逻辑啊!

镜头中的梅文玖大师也是一脸无奈,被自己的两大得意弟子调侃,老爷子也是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宠溺之情溢于言表了。

裴琰之都没有想到李正素能够接的这么自然,这么巧妙,让他也是有些措手不及,师姐这果然是已经放飞自我了,换了以前的李正素,怎么可能去开梅文玖的玩笑呢。

裴琰之赶紧把节目拉回正轨,问道,“师姐,刚才你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有什么感受吗?”

李正素微笑着说道,“其实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为什么我现在敬佩你的原因了,你能够将京剧和流行音乐结合在一起,而且结合的方式还是如此的古典,让人在了解京剧,了解音乐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华夏的传统之美,反正在我的心中,你的这首歌是你最棒的一首歌了,没有之一,我非常喜欢,我也谢谢你,能够让我来演唱这首歌,当然,我也要在这里对梅华颖说一声抱歉,对不住了,小华颖啊,本来这首歌琰之是打算让你来唱的,不过,被姑姑我捷足先登了,你可不要哭鼻子哦,要怪你就怪琰之吧!”

裴琰之一脸的震惊,看着台上一副古灵精怪的李正素,我去,师姐,你这么坑师弟,良心不会痛吗?